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一品彩票登陆 > 芨芨草 >

芨芨草上灰蝴蝶

归档日期:03-16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芨芨草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遥想当年,在广袤的草原上尚没有出现人类的建筑,浩淼的青海湖畔,是一片天苍苍野茫茫的自然景象。

  春天,青草发芽,一些早春的野花在尚未变绿的草地上绽放,急不可待地宣布春的消息。一只冬眠的喜马拉雅旱獭从被冻土覆盖的洞穴中探出头。它的眼睛,被一朵蒲公英的金黄灼耀得睁不开来。它只好闭上眼睛,慢慢适应着眼前豁然洞开的自然天地。

  夏天,百花盛开,野花们好似相互攀比一般,把不同色彩的赤橙黄绿挥洒一地,好似是天上的彩虹碎裂在了地上。野花弥漫着芬芳,吸引着蝴蝶和蜜蜂流连忘返,它们在一朵朵色彩不同的野花上起起落落,贪恋着花蜜,忘记了回家。

  秋天,碧绿的草地过多地吸吮了阳光,阳光的色泽便注入了每一株青草的体内,使它们通体金黄。于是,一片黄金大草原便漫无边际地铺展开来。

  冬天,初降的白雪最先目睹了青海湖被寒冰封冻,失却了原本的碧蓝。草原似乎也没有了往日的亢奋,它舍弃了季节给予它的所有色彩与斑斓,与那些冬眠的小动物一起,沉入了一个灰色的梦里。

  那时的青海湖翻卷着狂野不羁的浪涛,周边的草原肆意着不分季节的劲风。古羌人在这里狩猎游牧,自由自在,就像是湖中的裸鲤——由于没有人为的捕捞,青海湖裸鲤还没有养成警戒和防御的习惯,成群结队地游荡于青海湖及流往青海湖的河流之中。偶尔,也有鱼鸥飞来捕食裸鲤,但比起鱼群庞大的数量,鱼鸥的捕捉简直少之又少。

  就在这片草原上,兀自出现了一座城池。一夜之间,草原上的牧帐搬走了,牛羊也被赶走了,肥美广大的牧场显得有些空寂。城池建成了,高大雄奇,突兀在草原上。如果从远处去看,青海湖折射着它的倒影,随着波浪的起伏,那倒影走了形,不断地在湖面上扭曲着,碎裂着。青海湖从此有了一个新名字,叫西海。它岸畔的这座城池,就是西海郡。

  西汉末年,青海湖地区开始有了建置——大司马王莽掌握了朝中大权。汉平帝元始四年(公元4年),王莽派中郎将平宪等人,来到青海湖地区,以金钱财物,利诱卑禾羌首领良愿献地内属。元始四年冬,西海郡设立后,汉王朝把许多罪犯强行驱迁到青海湖地区。这些强行迁来青海湖的人,后来的命运如何,在史书上不见记载。或许,他们被当地羌人同化,融入了时为土著的羌人之中。新莽地皇四年(公元23年)王莽政权崩溃,西海郡随之废弃。

  如今,这座曾经被辉煌簇拥过的城池,静卧在金银滩草原上,曾经高大的城墙倒伏在地上,生长着纤维粗硬的芨芨草,远远看去,已经和草原上的一个自然草坡没有太大的区别。这里的人们,把它叫做三角城,据说是因为解放初期修建公路时,公路从西海郡城池遗址上横穿而过,挖去了古城的一个角,三角城之名由此而来,遗址附近,一个小镇也应运而生,并且不断发展壮大,如今就叫三角城镇。紧挨着遗址有个小村落,也以这个古城遗址命名,叫三角城村。

  上世纪80年代初,三角城村的几个小孩在西海郡城池遗址里玩耍,他们在疯长在遗址墙体上的芨芨草草丛中玩捉迷藏游戏。一个叫尕仓的半大小孩捡到了一块瓦当——他并不是刻意把它捡起来的,只是因为他藏起来后,一起玩捉迷藏游戏的同伴却怎么也找不到他。他已经三次看见寻找他的同伴从他身边跑过,于是,他蹲下身子,随手一摸,就把那块瓦当捡起来。他把瓦当放在他手里放羊用的抛石器里,想用它与伙伴嬉戏——在他眼里,这个瓦当和草原上遍地可见的一块鹅卵石并没有两样。就在他正要把瓦当抛出去的时候,伙伴发现了他。瓦当还没有来得及抛出去,他就把它随意地装在裤兜里。

  那一天,尕仓被同伴发现的时候,他还看到一只灰蝴蝶落在他身旁的芨芨草尖上,扑扇着翅膀,闪烁着藏银一样的光芒。他便伸手去捉,灰蝴蝶瞬即飞了起来,不大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。

  尕仓就这样把瓦当带回了家。他的阿妈看到他浑身是土,脏兮兮的整个成了一个土猴,便令他把衣服裤子脱下来,要给他洗洗。就在尕仓脱衣服的时候,那块瓦当从他的裤兜里掉出来了。当时,尕仓的阿爸就站在他身边,便顺手捡起了那块瓦当。

  尕仓的阿爸小时候曾在他父亲的老家湟源城里上过学,在三角城村也算是个识字人。他看到瓦当上有一行字,辨认了一下,认出了其中一两个字,但对文字内容毫不知情。在此之前,他在西海郡城池遗址中也捡到过瓦当,但没见过写着字的,于是,他把瓦当放了起来。

  有一天,阿爸带着尕仓去了海晏县城,特地带上了这块瓦当,并把他拿给了当时在海晏县群艺馆工作的一位工作人员。

  这块瓦当如今就收藏在青海省博物馆,瓦当上的字是一行铭文:“西海安定元兴元年作当”。

  有了西海,便也有了四海。四海,即东海郡徐州(今山东郯城县)、南海郡番禺(今广东广州市)、北海郡青州(今山东昌乐县)、西海郡龙夷(今青海海晏县)。龙夷城设太守府,辖五县:“时西海郡设修远、监羌、兴武、军虏、顺砾五县。”如此,便将汉王朝郡县制扩大到了青海湖地区,成为中原王朝在青海境内设置的第一个郡级行政单位,并成为丝绸之路南线经过的最主要的驿站。专家说,西海郡的设置,对以后整个青藏高原归入祖国的版图有着深远的意义,西海郡也是青海地区早期城镇的雏形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claymaier.com/jijicao/15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