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一品彩票登陆 > 幸福草 >

各地围剿“速乐草” 北京花市仍正在卖(图)

归档日期:03-14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幸福草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花卉市场里,商贩正在向顾客兜售带有“幸福草”的花束 摄/法制晚报记者 黑克

  法制晚报讯 “我花开后百花杀,满城尽带黄金甲”,这句诗用在一种俗称“幸福草”的植物上非常合适。它具有超强的繁殖能力,目前已经对我国数十种植物造成了毁灭性破坏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虽然相关部门已明令禁止此类植物在市场上销售,然而在北京的花卉市场上,“幸福草”由于价格便宜,适用性强,仍被广泛地当做玫瑰、百合的配草。

  专家告诉《法制晚报》记者,即使是插放在花瓶里,“幸福草”也有很强的繁殖力,花粉会随风四处飘散,每株可以形成2万多粒种子。因此购买后不能随意丢弃,必须晒干后用火焚烧。

  它原产自北美,上世纪30年代作为观赏花被引进到我国华中地区。从80年代开始,它的生存空间逐渐扩展,蔓延至河滩、荒地、道路两侧乃至农田周围。

  它的到来,让周围的植物遭了殃,很多植物全部灭绝,一些农作物也因为它而减产或者质量大打折扣。

  它是一种野性十足的“霸王草”,具有超强的繁殖能力,每株花可以形成2万多粒种子,三年就能迅速成片。

  它极强的繁殖和快速侵占力,压制其它植物生长,破坏生态、蚕食肥力,其生长区里的其他作物就会消亡。

  它曾经被南京、上海、宁波等地大力剿灭,更被福建省宣布“全省剿杀”。有关部门的态度都是“宁可错杀,绝不错放”。

  据福建省宁德市霞浦县林业局有关人员介绍,早在多年前,他们就对“幸福草”进行过剿灭,曾经在一块180平米的土壤上发现了它的踪迹,并且把它们全部剿灭干净,但是这180平米的区域在整个县区域来讲,还是很小的一块。

  但是,即便如此大力剿杀,由于“幸福草”存活能力太强,以致各部门如此下狠手剿灭,仍不能将它彻底灭绝。甚至有人无奈地说:“一枝黄花过后,寸草不生。”

  据了解,按照植物间距计算,180平米的土地上,应该有数万株“幸福草”生长。

  福建省林业厅曾做过调查,在2005年的5至6月份,在全省范围内已发现的“幸福草”占地共计1200多亩,之后全部被销毁。

  记者了解到,“幸福草”在北京各大花卉市场、鲜花店中到处可见,被广泛作为玫瑰、百合等艳丽花朵的配草。

  日前,《法制晚报》记者来到玉泉营花卉市场、莱太花卉市场、朝来春花卉市场等地,都见到了“幸福草”。

  记者了解发现,在莱太花卉市场和朝来春花卉市场,几乎每个鲜花摊位上都能找到“幸福草”。

  “幸福草”通体呈黄绿色,茎秆瘦长、叶子大约长四五厘米,形状狭窄,顶端像麦穗一样形成串状。

  店主说,他们这里卖的“幸福草”是水栽的,回去在水里泡几天就会开黄色的花,一簇一簇的很漂亮。

  店主们多数知道“幸福草”的危害,多人表示“前些年管得很严,不让种也不让卖”。

  但大家普遍不当回事。“才活几天啊,花凋了草也蔫了,扔了就完了呗。它又没根,能有多大影响!”朝来春花卉市场的一名店主说。

  据莱太花卉市场的店主称,黄莺草前些年监管很严,并且要求把这种植物剿灭。但因为“实在太多了”,而且“大家都卖”,最后不了了之。

  花商们之所以出售“幸福草”,是因为它作为配草非常实用,而且价格便宜。而价格便宜的原因就是数量多。

  记者了解到,在北京市场上,“幸福草”的价格为2元到3元一枝。“这种草开花前后都很好看。配花少不了它。”店主们都这样说。

  有店主告诉记者,北京市场上的“幸福草”主要来自南方。“可能北京管得很严,没人种。”其中一名店主说。

  据北京市朝阳区园林绿化局工作人员介绍,“幸福草”在北京市场上是严禁销售的,无论是作为配草还是作为种植植物。这种植物早已被国家林业局列入百种植物入侵名录。

  工作人员表示,如果花卉市场有商户出售此种植物,他们会和有关部门联系进行查缴。按照规定,如果有人出售、种植,会按照相关规定进行处罚。

 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工作人员也表示,“幸福草”在北京乃至全国范围都是被列入黑名单的植物物种。

  而记者了解到,就在12月,长沙市林业局对全市的700多家花店展开了突击检查,发现大部分花店都在销售“幸福草”。12月19日,长沙市林业局将收缴而来的2万余株“幸福草”进行了集中焚烧处理。目前,长沙市林业局已经向全市花卉生产经营单位发出了公开信,希望售有“幸福草”的单位或者个人,应该将存货用塑料袋包装密封后送到区县林业部门进行集中销毁。

  上海辰山植物园研究中心工程师汪远表示,由于“幸福草”从国外引进多年,在上海本地,它已经无处不在,造成了数十种植物的灭绝,剿灭的难度也非常大。

  他表示,除非是有一种昆虫是它的天敌,或者研制出一种专门的除草药物。但是,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,如果专门去研究剿灭方法,经济成本和其他成本巨大。

  汪远提出,剿灭虽然不大可能,但是在它有可能扩散的地方,有关部门还是可以提前做好防范工作,遏制住它的生长。

  它是一些动物的美味佳肴。在宁波一长毛兔养殖基地,饲养者将“幸福草”晒干后粉碎,与其他饲料搅拌在一起喂长毛兔。兔子原本的鼻炎以及拉肚子的毛病都被根治,毛量也明显增多。

  另据报道,“幸福草”具有一定的药用价值,全草可入药,有散热去湿、消积解毒功效,可治肾炎、膀胱炎,还可用其研制天然营养霜、具有止痒作用的沐浴露等。

  汪远说,人们在花卉市场上所见的“幸福草”是水栽的,在它还没有成熟时或是刚刚开花时就被采摘下来,它的花粉会很快传播。如果买了“幸福草”拿回家做配草,之后不要随意丢弃,更不可丢弃到野外。

  他告诉《法制晚报》记者,放在花瓶里的黄莺草,也会继续生长、成熟,种子落地就会发芽生根。

  “幸福草”的花粉会随风四处飘散,每株可以形成2万多粒种子,种子一旦在土壤中扎根就会迅速繁衍生长,3年内就会成片生长。

  之所以要用火焚烧,是为了使它的种子彻底被灭绝,因为,即使枯死的黄莺草,它的根系还会继续生长。

  汪远告诫人们,如果是盆栽的一枝黄花,一定不要购买,并且要及时通知有关部门,把它彻底扼杀,如果在家中或是野外栽培,会造成极大危害。

  加拿大一枝黄花,在花卉市场上俗称“幸福草”,又名黄莺、麒麟草。这种花色泽亮丽,常用于插花中的配草。此植物1935年作为观赏植物引入中国。引种后逸生成恶性杂草,一般高度1.5米到3米。它是多年生植物,根状茎发达,繁殖力极强,与周围植物争阳光、争肥料,直至其它植物死亡。这种植物破坏生态系统,对农田形成很大危害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claymaier.com/xingfucao/50.html